当前位置: 主页 > 红姐图库 > 内容

春蚕到死丝方尽:送别歼10之父宋文骢老先生_高清图集_新浪网

时间:2017-06-18 10:0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歼-10战机总设计师宋文骢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6年3月22日13点10分在逝世,享年86岁。今天是歼10战机首飞18年,早在1986年,批准新歼研制,列为国家重大工程,代号10号工程。在歼10战机首飞18周年之际,新浪军事谨以此图集特刊纪念宋老。

  宋老(左)和与总工程师薛炽寿先生在歼10试飞现场的合影,总师年迈的背影和空军新生的力量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宋文骢原籍云南大理,1930年3月26日出生于昆明市。5岁起在昆明上小学,初中在大理度过。1948年底在昆明高中毕业前加入了的外围组织“民青”。1949年7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

  建国后,宋文骢先是在空军某部任飞机机械师、中队机械长。1954年8月被选送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空军工程系飞机发动机专业深造。1960年7月从哈军工毕业,分配到沈阳601所任设计员、专业组长。

  1970年4月调成都611所,1974年2月任总体室主任。1977年7月,任611所副总设计师。1980年6月17日,任611所总设计师。现任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

  宋文骢院士在航空工业战线飞机等多个飞机型号研制,担任过两个国家重点型号歼-7C和歼-10飞机的总设计师,取得了一系列创造性的重大。

  他在学习航天系统工程管理的基础上,结合我国航空工业实际,创造性的完善和推行了型号设计师系统管理制度。

  谈到宋文骢的名字,必然会与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三代战斗机歼-10联系在一起。从1982年歼-10方案选型开始以来,可以说是一段非常的历程。在选型期间,宋文骢拿出了2个历经2轮优化的鸭式布局气动方案,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被确定为新歼方案。

  尽管方案赢得了竞标,但歼-10的发展一度很不顺利,不少领导都认为直接购买幻影2000或者苏-27更好,省钱省时省力,空军还有人喊出了“要打赢,靠27”的口号;军工系统还面对着捉襟见肘的经费问题。

  但是宋文骢并没有被这些压倒,顶住了各方的压力推进歼-10项目的进行,最终得到了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肯定。

  1998年3月23日,被称为“骨气机”的歼-10终于完成了首飞。值得一提的是,在首飞完成后,宋文骢特意将自己的生日改为了3月23日。

  2006年,歼-10战斗机形成了战斗力,并在2009年国庆阅兵中大显身手,让世界瞩目。这是我国自行研制,具备当今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一代、高性能、全天候战斗机。

  随着歼-10飞机的研制定型和装备部队,中国形成了一整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战斗机设计技术,并为后来歼-20等国产四代机的研制打下了基础。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成长的本土派顶梁柱,宋文骢带出了杨伟、唐长红等我国新生代飞机设计团队的。2010年2月10日,宋文骢当选“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宋文骢一生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祖国航空工业腾飞的伟大事业之中。他的严谨求实,他的创新,他的技术造诣和强烈的爱国情怀,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航空人。

  作为歼-10试飞员张景亭曾和宋文骢在一起共事多年,在他的心目里,宋文骢的形象定格在上世纪90年代。“始终觉得他是70岁,看到他就能感受到90年代热火朝天的。”

  歼-10作为上世纪十年代国家最重要的科研项目,当时所有相关单位都是把最优秀的人才放在这个项目中。宋文骢是团队带头人,抓这样重要的项目个人压力很大。

  团队中有年轻的试飞员也有年长的科研人员,宋文骢对工作很认真,“讨论技术问题特别认真,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抠。但他从来没有说过我是领导,我是总师,因此工作氛围特别好。”张景亭回忆说,宋文骢在一些事情上表现得举重若轻。

  “有一次,我们在研究一个参数设置的问题,找不到最佳方案,大家都很着急。宋总却说去吃饭,放松一下,不要着急。”

  作为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的功绩不仅仅在歼-10这个项目中,而是创造了一种,锻炼了一支队伍。“在后期的很多个型号,包括‘枭龙’、歼20以及中航工业集团公司其他重大型号的人员都是在歼-10研制过程中锻炼出来的。”

  张景亭说,歼-10中的很多做法都带到了其他型号研制中,都有歼-10的影子。“也就是说不仅仅是一个型号的成功,而是中国航空工业的飞跃。”

  张景亭回忆,“我为型号做贡献,型号培养我成长。”“祖国是不会忘记为祖国做过贡献的人。”是歼-10项目中的口号,后来在很多型号研制中都把这两句话挂在厂房里。

  在张景亭心目中,宋文骢还是一个童心未泯的总工。“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当天,歼-10某次飞控实验成功完成。

  老爷子很高兴,在吃饭的时候,他和我说,我们来比赛喝啤酒吧。但不是比谁喝得多,而是比谁喝得快。”

  如今的歼十已经成为中国空军的主力,在边疆、在海疆的上空着中华人民国的上空。宋总,人民感谢您!

  有了歼-10,研制更先进的战机就具备了扎实的基础。就这样,经过数十年的探索,在一代又一代研究团队的奉献中,研制歼-20成了水到渠成的事。宋文骢现在把接力棒传给了一位年轻人——歼-20的总设计师杨伟。

  1985年,杨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分配到了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他主动找到宋文骢总设计师,请求做他的助手。宋总当时愣了愣,一个还没正式报到的新入所研究生,直接向他要工作,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近60岁的宋总和气地打量着22岁的杨伟,把杨伟安排到了一个新成立的研究室。

  方案做完了,在汇报会上,主任让杨伟把方案向宋总作了详细汇报。宋总说,非常不错。散会后,宋总把杨伟喊到面前,温和地看着他说:别走了!三个字,短促有力,浓厚深情,一个对一个年轻人的、爱惜;一个毕生致力于航空事业的前辈对一个执著者的欣赏、鼓励。

  歼十是辉煌的开始,歼20是!过后还有!不断的!不断的惊喜,就看你们自己的承受能力!真的等到那一天,珠海航展,几款四代机编队飞过人群上空时候,我想你们会在电视机前面挥拳长啸!憋屈了百年的怨气从此不再!

  中国航空业发展太快了,无法想象前几年还看F16脸色的中国空军,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接收歼十,歼11B,歼11BS,歼15,歼16,还即将接收歼十B。图为歼20战机。

  最后祝福中国!祝愿那些为祖国航空发展奋斗一生的人!也祝贺那些参与中国四代机研发、制造、运输等等的人。

相关推荐